笔趣阁 > 谍海王牌 > 第四七七章 发现

第四七七章 发现

?热门推荐:
????范克勤接着说道:“另外,李冰冰回答问题的方式,也非常客观,前后并没有没有任何变化。不过为了保险,我让马超群还是按照之前的布置去查一查。我相信,很快就能够弄清楚了。”

????这一次很快,没等多长时间,马超群就敲门走了进来,说道:“科长,我已经安排人跟着她了。”

????范克勤“嗯。”了一声,道:“安排去查她以前的情况了吗?”

????马超群答道:“已经安排了。我让于德海带着兄弟们去的。”

????范克勤道:“嗯,名单上还有两个人了,你去把委员会秘书处的尚大路带来吧。”

????“是!”马超群挺身说罢,还没等转身走呢,就听“笃笃笃!”的敲门声响了起来,范克勤道:“进来。”

????就看行动科的闫世一开门,往里看了几眼,从外面走了进来,见屋内的状况后,打了个立正,说道:“科长,组长!”跟着对华章又笑了笑,道:“华队长,也在呢。”

????范克勤对着他招了招手,道:“查出什么了?坐下说。”跟着又对马超群,道:“老马,你先去带人回来,别耽误,今天把人都见完。”

????马超群点头道:“明白。”跟着,转身走了出去。

????范克勤看着闫世一,道:“说吧,查到什么了?”说着话,扔了根烟过去,同样也给了华章一支。

????闫世一接过后,点燃抽了一口,说道:“科长,卑职带着兄弟去问询了她的母亲,以及管家,另外还找了两个她的好朋友,以及几个邻居,还有从前上学时的一个老师,同学。除了她母亲之外,其余人对于欧阳辛曼的这种性格,是怎么造成的,并不太清楚。但他们反应的情况,跟他母亲说的话,还是能够对的上的。”

????说着话,当下就把欧阳辛曼的母亲,反应的情况说了一遍。原来,就在欧阳辛曼二十五岁那年,说白了就是曾经受过一次情殇。那时候她才正式交往过第一个男朋友。俗话说初恋总是美好的,所以欧阳辛曼对这个男的百依百顺,而这个男的呢,对于欧阳辛曼也非常疼爱,可以说是感情相当的好。

????而那个时候,欧阳辛曼的父亲,还不是外交部长。可是也当过两次驻外大使,依旧属于家世显赫的级别了。这个男的呢,家里做些小买卖,在闹市区开过一间铺子,还挺赚钱。不过欧阳辛曼的父亲属于老派人,是看不太起单纯做生意的家庭的。不过欧阳辛曼的男朋友到底是对欧阳辛曼非常好,所以虽然颇有微词,但也没有反对。

????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却突然发生了变故,欧阳辛曼的男朋友,检查查出了有白血病。欧阳辛曼听说了,可以说是悲伤之极,成天陪着自己的男朋友。照顾的更是无微不至,以至于自己还得了胃病。

????最后……用后世的言语就是,这个男朋友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,受不了这个打击,其实刚开始家里人,还有欧阳辛曼都瞒着他,骗他说是贫血。但是他通过欧阳辛曼的各种举动,看出了一些情况。最后又偷偷的找了个机会,看了自己的病历单。在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之后,整个人直接崩溃了。在写下一封遗书之后,直接跳楼死了。

????他的遗书,其实上面也是各种舍不得欧阳辛曼什么的,一个快死的人,这也没毛病,留恋现世嘛,很正常。但坏就坏在他还有点文青,在遗书中提到过,自己是从家里人,还有欧阳辛曼的照顾中发现了毛病。这一下欧阳辛曼看见遗书后,就认为是自己的原因,才导致的自己男朋友自杀。也是打那以后,欧阳辛曼的性格大变,很长时间都没走出过去的这个情殇。这也是她现在都三十五了,才又找到了一个男朋友的原因。

????闫世一将这些查到的东西统统说了一遍之后,将烟头掐灭,又道:“科长,这个事在当时,还是闹得挺大的,不少人都知道,所以可信度还是非常高的,另外他们的管家,欧阳辛曼的几个以前的同学,都能够证明这一点。您要是不放心,卑职再去找一找她过去的那个初恋男朋友的家里人问问?”

????范克勤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,布局将近十年,就为了防止今天发生的事情,概率本身就非常低。欧阳辛曼二十五岁以前,家里虽然没有现在这么显赫,但也不差。没有被小日本收买的条件。”说到这里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还是盯着点吧。一直到事情结束前,欧阳辛曼不可以离开我们的视线。”

????闫世一正色道:“是,保证欧阳辛曼始终在我们的掌控当中。”

????让闫世一出门之后,范克勤再次开始跟华章分析起了李冰冰的口供,依旧是从细节入手,范克勤逐字逐句的将对方回答的问题,给华章详细的分析。不过还没等说完呢,就听叮铃铃的电话声,忽然响了起来。

????范克勤做个稍等的手势,立刻接起,道:“喂?”

????就听王展元的声音传了出来,道:“队长,发现了异常情况,您现在有空吗?”

????范克勤登时一皱眉,问道:“你说,什么情况?”

????王展元道:“在黄山区,我们发现了一些可疑的人。如果可能的话,您能不能来一趟,我把详情跟您说一遍。”

????范克勤明白,在电话里说具体的事物,是不大妥当的,于是说道:“知道了,还是在委员会档案室吗?”

????王展元道:“不是,在城东的军事仓库。”

????范克勤道: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到。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后,对着华章说道:“我这面有点事,一会马组长带人回来后,你们先问。”说着,拉开了办公桌下的抽屉,从中再次拿出一张写有各种问题的纸张,道:“照这个问,告诉老马,要灵活,不要教条。”

????华章挺身道:“是!”说着接过了那张纸。